?




当前位置:HOME > > 教师随笔
儿时挑水

发布时间 2012-05-2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廖兴坤
  我从十四岁就开始挑水了,先是挑半挑,渐渐的挑满,最后又由六十斤重的铁桶换成八十斤重的铁桶。在吃稀饭(我们布依族的早餐习惯)之前,要挑回两挑。
  我一开始很怕挑水,不是因为累,而是怕跟人打招呼。挑水遇到的人最多,而我又不知道村里很多人怎么喊。要是不喊人,人家就会说我不懂礼数。
  挑水,我是推不掉的,谁让我是老大呢。遇人不喊不行,怎么办?我想了一个办法,把家门、亲戚记住,其余的就按布依族的习惯不是喊“姨爹”、“姨妈”,就喊“婊爹”、“婊妈”,乱喊总比不喊的好。当然,避免不了会喊错,但村里人很好,喊错大都能给我纠正,这样我就一一记住了。实际最难称呼的还是对面的第二生产队的那些家门,那边的家门辈分都比较小,因此,遇到比我年长的我真不知道如何称呼,直呼其名是欠妥的。还好,大多数人遇见我都很热情,能主动的先喊我。当然我也时常觉得别扭,毕竟我才十几岁,有的已经喊我“爷爷”了。有时我就直接说事,不称呼了。“又见到你了!”“吃过稀饭了吗?”……这样既亲切,又避免了彼此的尴尬。
  没过几天,我就发现挑水实际是件好玩的事情。同龄的人天天见面,难免就成了好朋友,因此每天早晨都能相约而行,一路的谈笑风生,一路的嬉戏,很有情趣。
  不知不觉,大家练就了一些本领,只要挑担子,健步如飞,走得快还省力。挑水,要想水少溢出来,就得“平步轻盈”。也就是腿轻抬而要换得飞快,这样能减少肩的振动,水桶里的水就很少上跳,只是微微的前后晃动,溢出很少。不知什么时候看水溢出多少,成为了评判一个人会不会挑水的标准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开始在水桶的水面上放树叶,传言是村里一个新媳妇发明的。
  最有趣的还是大年初一。每家每户都要去挑新一年的水,都争着去得越早越好,因此,凌晨四五点钟有的人家就去挑水了。家家户户到了水井边都要点香烧纸,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。每年的那一天都热闹极了,去得早没事的也都等着后面的,不到一个小时,水井周围已人山人海,水井前后烟雾也缭绕起来。铁桶碰井壁,铁桶碰铁桶,加上人们有说有笑,仿佛集市一般,节日气氛不言而喻。回来的时候,一个挨一个,队伍延绵不断,走在前面的已经进村,后面的还在井边打水,活像一条银色巨龙,极为壮观。
  到了夏秋涨水季节,挑水就集中到了村中心,那里便又像是集市,人来人往,人声鼎沸。那个时候,小孩子起床上学,都不用大人叫唤,每个人都会在人们的喧闹声和铁桶的碰撞声中习惯醒来。
  村外的水井虽然寂静了下来,但也没有闲置。天气好的时候,常有去洗衣服的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。他们常常把大半个山坡晒得满满的,远远望去,大半个山坡被装点得五彩六色,十分好看。当然,也少不了上学的小孩偷偷地去游泳洗澡。记不得是哪一任村长的英明决定,从一九八四年开始,村规就允许小孩子夏天到北边的那口水井游泳了。游泳时,还常常有放牛的老人陪伴守护。到了晚秋,村里再组织全村人进行清洗,变成饮用水井。这一规定,让村里一拨拨的年轻人都学会了游泳,“旱鸭子”几乎绝迹。水井,不仅养育全村人,还造福了子孙后代。
  快十年没有挑水了,现在扁担上肩,不知道身体和动作还能不能协调。听父亲说最近村里也开始铺设自来水管道了,就从东边的水井抽水,这意味着挑水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。
  挑水,承载了太多的往事,让人怀念,让人难忘。一首深情的歌现在还不时在耳边回响:
  来到井边,鸟儿在多情的歌唱,见不到我的心上人心儿多惆怅……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       ? (2012年5月22日发表于《贵州商报·忆周刊》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?
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
中文域名:安顺经济技术开发区双阳小学.公益? 版权所有?2006-2014?贵州省365bet到账快么_365bet和体育彩票_365bet备用网址
E-Mail:gzassyxx@163.com 电话:0853-3395973 传真:0851-33395973
地址:贵州省安顺市8号信箱 邮编:561018 黔ICP备10000902号 网站管理